您好,欢迎光临本店! [登录] [免费注册]  
资讯中心
用户评论
© 2005-2016 大军嘴里刚刚吃了倪妮蜜口吻里都带着甜蜜感,叫倪妮爹叫了一声大叔这称呼让他自己听起来都全身发麻。倪妮爹忙活着心里带着怨气和对大军的这一个月的不满,低头砍柴这一声,让他的动作停止斧头砍下一瞬间木头倒地,连续在地上弹出几声像极了倪爹的内心七上八下的心脏,不知道是答应呢还是答应呢倪爹缓缓抬起头,具有杀伤力的眼神看着刘大军。当大军微笑着勇敢接过倪妮爹犀利的眼神用真诚用真心打动他。倪妮爹犹豫了好一会儿倪妮看着情况不妙,开口喊了一声爹的同时爹也开口对着大军讲了一句话,这样三个人都笑了气氛缓和了。大军接过倪妮爹手中的斧头倪妮帮着烧水,爹爹进屋叫倪妮妈起床。张罗早饭平时就是倪妮妈的活只不过今天倪妮爹起的早事出有因,大军来倪家不给倪家男主人打招呼又想到闺女这一个多月受的罪,气愤地他今天要给闺女要个说法,所以就早早起身去了后院刷锅劈柴,把锅盖打翻在地发出巨声也是故意的把不满的情绪发声给刘大军听。大军这孩子还算识大体听到了动静就出来门主动打招呼。当两个男人面对面的时候倪妮爹心里就消气了一半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